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觉得拟声词博主很贴切所以这个也可以!!!

我是灯。

【原耽】一去不回头

——魂哥,柳小五,小少爷中心,所以打这个tag。

————————
他找到我的时候我并未放在心上,只将将朝着海岸上朝我大笑的少年挥手,喊着给我留点吃的,便跟着他走了。

他那天穿着黑色的外套,头发乱糟糟地显得很没有精神,眼睛里甚至充满了红血丝,我悄悄低了头,想从海水的倒影里看见自己的眼睛,我也怕他忽然调侃起我眼睛里的血丝,每晚和朋友高亢游戏的是我,第二天等着他们叫起床的也是我。

海风吹着,带来了远方的寒意和干涩,我拨弄着脸上干了的沙块,用海水抹掉,这时他忽然郑重地叫了我的名字。

“小少爷。”

我忙着抹脸,又怕拂了他的面子,转身道“怎么了?”

他像是犹豫了很久,踟蹰地不说话,我却觉得平常。

大概是因为朋友的朋友中,他作为学长却格外地沉默,或者只是对我沉默。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沉默是什么意义,现在想来却总是不是滋味。

他半蹲下来对我伸出手,我抬头,看见他脸上起了一小块皮,我笑起来,没有握住他的手,反而伸到他的脸上替他小心翼翼地剥开。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一双忧郁的银色眼睛看着我,我刻意回避这种情感,今天是玩乐的日子,并非是沉重的日子。

我故意提起柳无,我们叫他柳小五,大家都叫他柳小五。

五魂的脸色果然变了,但我还是不懂他单独点我出来的古怪行为,我掬一捧水,浇到我有些泡皱的脚上。

是想和我交朋友吗?

“你真白。”

五魂忽然说道,我惊诧地回头,僵硬地把头扭回来。

真肉麻。

他居然用如此无聊的方式与我引起话题,然而我是小少爷,是人人喜欢的小少爷,我笑起来,“你整日不出去晒太阳自然也会白的。”

他犹豫许久,终于在我忍耐的最后几秒同我说了正事。

他认真的握住我的手,眼神凝固在我脸上,我也不得不抬起头来坚决地看他。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我紧张起来,更加端正地握住摆好姿势,“请说。”

“你是小五的学长,也是我的学长,我力所能及的都会去做。”

他松了一口气般塌下了肩膀,深呼吸了几下,凑近我,“我希望你能照顾好小五。”

我也松了一口气,这大概是最不算要求的要求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帮他理衬他的衬衫。

“我会的,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的。”

我想着柳小五的处处维护,“他人很好,我会保护他,放心吧。”

他也舒坦地笑起来,声音听起来却有些沉,像是心随着海浪被卷入深渊了一般。

“我也是,果然找你是对的。”

我却猜想,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大概是那时候我与小五亲近吧。

“小五还没见你的时候就念着你了,我本想陪他一起来的,有事耽搁了。我很遗憾,所以希望你能在这边照顾他。”

“你对他真好,”我想起不久前失恋的我哭着拜托好友照顾前任的场景,觉得格外愚蠢,又觉得真心难得。

我又重复一遍:“他有你真好。”

他看着我,一言不发,只是叹了口气。

“他有你也真是太好了。”

我总觉得他下一句话就是“你有柳小五也真是太好了。”

然而我没等到他说这句话,他就在沙滩上印着湿的脚印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在人群中只有他落单,瘦弱的身体很快在嘈杂声中消失了。

“魂哥走啦?我还想留他喝酒呢!”

“走啦。”

“他找你玩了吗?你觉得怎么样?我的朋友是不是超棒?”

我点点头,取下他身上的彩色泳圈。

“玩了,人很好,感觉对你很好,柳小五真幸运。”

他笑起来,张牙舞爪。

“魂哥对我比亲生弟弟还要好!”

我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将泳圈捏在手心里。

为什么我觉得他要一去不回头呢?

为什么那番话更像是托付呢?

我转头看向柳小五,他朝着旁边休息的女生做呕吐状。

我笑起来,顶了他一下。

“做人要绅士。长得真丑。”

他也大笑起来,“我们都是绅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