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觉得拟声词博主很贴切所以这个也可以!!!

我是灯。

【KS】向睡梦中的老大偷袭

skipper梦见他的情人四肢并用地爬到他的身上,一双手从皱起的眉毛开始抚过,他梳理了skipper几乎从来不管的野性的眉毛,又顺着摸到了鼻梁,冰凉的指腹在他的鼻尖上温柔地打圈,对方的胸膛压着他的胸膛,两人之间几乎没什么间隙了,身材高挑的男人一边的手肘撑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全部倒向skipper。

skipper梦中挑了挑眉,他一把搂过情人的脖子,情人整个身体都摔向了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睁眼,便听到一声惊呼。

“skipper!”

skipper只好不悦地醒来,他胡乱摸着kowalski的背,让kowalski的脸有些发热。

skipper全明白了,他推开kowalski的肩膀,滚一个身,睡到他的右边去了。

“kowalski?你现在不该老老实实地睡在自己的床上吗?”

skipper故作疑惑地问道,他坐起身来,解开睡袍的系带,随手扔到地上去,又从被子里翻翻找找,终于拉出了搅在一团里的衬衫。

他抖了抖手腕,开始给自己穿衣服。

顺便欣赏一下脸红的要命的kowalski该如何编一个蹩脚的理由。

kowalski规矩地坐在一旁,把弄着手指,他犹犹豫豫地开口:“我……我是来…这个…”

“你可别说是来给我盖被子的。kowalski。”

kowalski身子一僵,声音都颤抖起来。

“不是…我…那个……叫你起床。”

噢。

叫我起床。

skipper憋住笑容,刚拿起的长裤也掉在地上。

他从床上爬过去,“没有人叫起床会乱摸,”

skipper捏住他的下巴,跪坐着看他,“承认吧副将,你是来偷袭我的。”

kowalski一时间头脑空白,脑一一热便想按住他的脑袋吻下去。

偷袭就偷袭,大不了什么也不说。

kowalski鼓足了勇气闭着眼睛吻下去,迎接的却不是同样温热的嘴唇,而是一双粗糙的手,kowalski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湛蓝色的眼珠转向skipper的脸。

他好不容易主动一回的勇气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skipper尴尬地清咳了两声,“偷袭也要有职业操守。敌人都醒了,你还怎么偷袭……你舔我!”

skipper惊慌地甩开手,“我怎么从前没看出来你属狗的?!”

kowalski趁机抓住他的手腕,拽到自己面前来,又认真地舔他的手指,从指节到掌心……

skipper痒得要命,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偷袭不成还舔起来了。”

kowalski抬眼便是老大不知所措的涨红的脸,像打了胜仗似的,自信心又回来了。

他轻轻啄了一口他的手腕,用牙齿磨着他的皮肤,由下及上。

kowalski的嘴唇碰上skipper的脖子时,skipper抖了抖,他皱着眉头抱怨。

“我讨厌别人碰我脖子,劝你别惹怒我。”

kowalski没有回答,只是悄悄地移到了衣领处。

“kowalski!”

skipper叫了一声,kowalski离得太近,温暖的鼻息扑到他的前胸上,像一朵云撞上了他的胸膛,最后云散了,只留下暧昧的芬芳。

kowalski正在用牙齿咬掉他刚才扣上的纽扣,skipper躺在床上竟然动弹不得,明明对方什么也没做,他却觉得这比直接来更刺激。

“我自己脱!你慢死了!”

kowalski笑了笑,用手捉住了他欲抬起的手。

“敌人来帮忙偷袭,我的长官会不要我的。”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