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口气把这些沙雕东西全删了,尴尬到脸红。

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傅璎】行雪

魏璎珞不喜欢被人放弃的感觉。

不是抛弃,是放弃。

被抛弃了还能从地上爬起来追上去,被放弃了却是怎么跑也跑不到对方身边的。

从前她被爹扔下水塘,又被姐姐捡起来。

如今她跪在雪地里,富察.傅恒同他刚成亲的新婚妻子站着,看着。

她挺直了腰杆走了三步,又跪下来,在她心爱的人面前喊着,奴才罪该万死!

她固执地不肯将脸抬起来,是为了等他们走。

她声音越大,越觉得自己坦荡,越体现她的不在意。

她知道他们身份差距巨大,却从未如此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距离,什么是羞辱。

喜塔腊氏挽着她的丈夫,纵然富察.傅恒的眼睛在这个受罚的宫女身上挪不开了,她也依然傲气,尤其在魏璎珞眼里。

她从来没见过喜塔腊尓晴是如此地耀武扬威,印象里就算是给她下绊子也是含蓄藏匿着不敢给人看的。

她机械般地重复着走,跪,喊的步骤,心里却出现一句又一句曾经温暖她的话语。

除了姐姐,她从不说她爱谁,但面对这些温柔又深情的句子的时候,她又控制不住地将一道道锁打开,把一颗柔软又脆弱的心捧到傅恒面前。

魏璎珞知道傅恒看着她不愿再动,也知道尓晴是用如何嫉恨的眼光将她千刀万剐。

但一切已和她没有关系了,他们成了亲,又与她何干呢?

就算要娶的原本是她,就算他说了一定会守着,等着她,等她放下仇恨。

魏璎珞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旁观着他们的爱情,可笑又渺小。

她一步步走去,一步步叩去,从傅恒的后面,磕到他的前面。

她没有回头,他也没有唤她。

大雪朦胧着她的面容,朦胧着她的身影。

都在等一个回头,等一句呼唤,如此,便错过了。

在一声又一声的请罪声下,一阵又一阵的冷风中,魏璎珞终于清醒了。

她将傅恒赶出她的心,同时用大雪驱走了一切回忆。

魏璎珞知道,那些回忆就如同她一路走来的脚印,一个一个都很深,但她走的多了,跪的久了,脚印模糊了,痛也模糊了。

所以多年后,她又与从战场赶来的傅恒相见时,什么也不再说了。

她现在不是伏在地上请罪的魏璎珞,是撵上表情冷淡的魏贵人。

她见到傅恒流泪送她离开,离开时却仍等不到他的一句挽留。

“少爷,你来看我了啊?”

他希望那个人能回头,像从前那样抱住他撒娇。

这次他再也不扭过头去辩什么“我是为姐姐来的。你这样很失礼。”

他要说,“我是为你而来的。我想娶你。”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