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口气把这些沙雕东西全删了,尴尬到脸红。

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如果一辈子不能做点什么大事情的话,那就喜欢你吧。”

她回头,抿着嘴巴笑,眼里是流淌的涓涓细流,那些酿了许久的思绪爱恋随着这股细流奔腾跳跃着,欢呼着,直奔进大海的怀抱里。

她扶着锈红的铁栏杆,手心里的汗水变成红色,顺着手掌心的纹路蜿蜒向下。列车轰鸣着发了出去,她的身体动了动,潮湿的空气晕着红色或者蓝色的光把她的裙摆,她的发丝染得暧昧。

她喉头颤动着,仿佛刚刚有一只白色的鸽子从她温暖的吐息中钻了出来,张开翅膀,飞向没有尽头的银河。

“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我说喜欢你的事。”

一颗初生朦胧欣喜的心脏在寒冷的夜里跳动着,它的速度跑过了一格一格旋转奔走的时针,跑过动车远去的影子,在她反应过来之前,这无法抑制心意的心脏跑赢了好多东西——那是最珍贵的跃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