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德西玉圈乱三角,不打cptag怕雷人

“小玉,小玉。”

她听见男人悄声地呼唤,做了警官的她常年绷着的那根线迫使她迅速地睁开了眼。

她以为自己要看见什么的。

窗外秋雨还在哗啦哗啦地下,没关紧的窗让潮湿的风雨进来,顺着地毯的纹路蜿蜒或沉寂。

她用力用手腕顶了顶发胀的太阳穴,把滑落肩头的吊带重新拉了上来。

身旁德拉格睡的正香,抱着裹成一团的被子,将脸埋在其中。

成小玉回头,深知这都是谁干的好事。但她也懒得说教,小心翼翼地将压在男人腿下的小腿挪了出来,她穿上衬衫,忽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

“不准去。”

“什么?”她回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哦我的小蠢龙啊。你知道窗户那里的湿地毯是谁干的吗?你没关窗户,而我明明在回家前就和你说了今晚要下雨。我一回来就倒头大睡,哪里有精力去做这些?”

德拉格沉默着,温热的手掌钻进她的小背心里,顺着她冰凉的肚皮往上摸。

成小玉将他的手捉住,“你最好别表现得像个野兽,随时随地发情。我只是去解决你没完成的烂摊子,我去关窗户,又不是英勇就义?”

德拉格埋在她颈间,忍不住舔了一口。

感受到无法交流的痛苦与脖子上湿热的令人不舒服的触感后,成小玉决定挣脱他的怀抱,罚他三天不准睡床,或者她睡沙发也行。

“你最好别动。”

成小玉掐着他的手停住了,“你打算放我去关窗户了?”

“他会带走你的。”

“谁?”成小玉皱眉,“除了龙叔老爹,谁也别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德拉格放开她,双手撑在床上,深深吐了两口气,他笑道。

“如果你想离开我,你尽管逃。”

“但我不会让‘他’带走你的。因为我的小叔叔是个疯子,他狡猾极了,也不善良极了。如果你想之后被他永远锁在一个地方,失去你的自由和梦想,那你就去吧。”

成小玉站在他面前,撑着腰问道:“‘他’是谁?你也别和我玩文字游戏,小叔叔?他也是恶魔?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有时候我真的没法理解你们,这就是跨种族恋爱的雷区吗?如果你不愿意让我去关窗户,那你去就行了,”她转了个圈,重新坐到他怀里,“嗯——不错,还知道疼人了。即使撒谎还挺拙劣的。”

德拉格愤怒地握住她的手腕,从后方舔咬至她的下巴,成小玉疼的眼泪围着眼眶打转,“你觉得我在撒谎?”

成小玉整个人被提起,重重摔回床上,她还没来得及喊痛就立刻被上方的恶魔压制住。

德拉格掐着她的脖子,但没用尽全力,身下的小玉摆出作战的姿势来,嘲笑道:“会把爱人掐死在床上的恋爱对象。”

德拉格低下头去凝视着她的眼睛,“我在意的是你不信我。”

他吻了下去。


小玉。

小玉。

混沌中她又听到清脆的,明亮的声音,她好像站在高处,扔开了麋鹿相机,抛了一个飞吻。

“再见啦!”

于是她真的忘记了。

“你的小叔叔是谁?”

德拉格给她盖上被子,温柔地趴在她的腿上,“是狡猾又不善良的恶魔。”

“你不也是?”

“但我爱你。”

“噢……”成小玉恼怒地扭头,“我睡觉了。”

晚安,德拉格说。

他回想起关于以前的事的时候,朝着窗外夸张地笑起来。

风来了,还以为小叔叔来了呢。

成小玉在梦里,梦到童年时的好友。

赛姆,噢,是赛姆呀。

她的好朋友,为她说话的另一半的阴与阳。

后来赛姆去哪里了呢……他消失在她的梦里。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