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口气把这些沙雕东西全删了,尴尬到脸红。

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抚摸对方眼下的凹陷一小块,温柔的摩擦来回,感受着有些不解的,眼球转来转去疑惑地让皮肤跳动,温热传到指尖。

“我也没有哭……你干什么呢?”

长长的睫毛隐约骚动着拇指,对方打了哈欠——“你困了吗?”

他伸手扑了扑空气,“嗯,困了。”

凑近他的额头再吻上他眼侧细细显出的一条青筋,“我还不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