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不是啊!”他忽然大喊,“你再也不会遇到我这种人了!再也不会了!能为你下地狱的只我一个!”

“你别走!回头!给我回头!”

李明月身形一顿,转面向他,云风清从未如此欣喜,他抱剑的指骨愈发有力,“你回来,我和你去洞窟,去山林,你要去哪,我就一起去!我不恨你了!我跟着你!”

李明月茫然地对上他发亮的眼睛,泛白的脸色上被火焰映出飘摇的阴影。夜色如墨,凉风丝丝缠住他的思绪,他只觉得眼前是一片混沌,身后是数不清的剑和符,他们猛兽一般地追逐李明月,年幼的他跌倒在泥泞里,眼睛里全是污水。

再醒来,已经是青年了。青年的李明月追赶着自诩正义之徒,奔跑着,奔跑着迷了路,他迷迷糊糊感到有光,忍不住伸手去握,恰好握住云风清温暖的手掌。从仙家跑出来的小少爷,他惶恐地缩手,又被握住。

“搞什么,你不是要带我脱离‘苦海’么?再不跑,我俩都得完蛋!”

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又见银光一闪,云风清的身影被搅作一团,他愤怒的咬牙嘶吼,直到看见剑柄上染血更加鲜艳的剑穗,血被他的力量吸引,引到剑上凹槽上。

他猛的一抖,看见一双手,一双同自己一模一样的手。

他终于疯了。

因身上没什么武器,便直接扑上去去咬,狠命地,比当年与恶狗争食更凶狠,他一边用力咬一边流泪,男人的血液沾在他脸颊旁。

成魔的李明月终于意识到这个可怜虫一样的家伙,抬手警告他:“咬我?他自己愿意来送死的。”

又温柔低下头,蹭过青年耳旁,慢声道:“你以为他救的是你,不是,他救的是我,杀了他的我。”

青年李明月悲戚地望着他。又见魔王抬头,看顶上一束光,他笑。

“来找我了。你听到没有?他说他不恨我,他说我去哪他就去哪的。你没有,你永远都没有。”

言罢,便一脚踹开了他,李明月又摔进那片泥泞了,痛苦和血液都往嘴里灌,他悄悄呢喃。

“那是给我说的。没有我,你永远不会被原谅,我呸!”

——————————

听歌想到的,tacke竹桑的《前世》,写的是之前有脑洞没写的李明月×云风清,反正写了这个之前一些设定可能就要推翻了。歌是真的好听,月清月清!!!感觉自己已经从受厨变成攻厨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