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口气把这些沙雕东西全删了,尴尬到脸红。

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不要看这条,拜托,不要看。看了也别想太多,忘了就行。

我知道我的朋友们有多伤心有多难过,并不是你们以为的我大概看不到,相反我更加注意着,但我没有立场再去找你们了,大概和两年前一样,我因为自己的情绪逃离了所有亲友,然后我再没脸见旧友了。哪怕我知道大家都不舍,大家都想念牵挂对方,我也不再踏出一步了。而且正如你说的,在我悲伤愤怒的时候你无法帮到我,也许以前我希望你来陪陪我,和我说说话,但但现在我只希望自己做个人就行了,不要贴太近,说不好听点也许是清淡的交情。这样我离开不会伤害任何人,也不会伤害到自己。现在人多了我基本不在这发负能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负能可发的。陈年老伤疤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我写点我假装普通的事好了。

几个月前,我通过很久以前空间收藏找到了她,掉进了空间,如我所料进不去。第二天她主动加我了,我却不知道她是谁,我照旧介绍自己,我是灯灯。然后她很惊讶我都认不出她了。

她是呷酒。又换名字了。她不只是呷酒,还是六角,还是本茶,还是茶君,或者本茶君,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是痴汉君。

属于我的时候是本茶,失去的是六角,失而复得也回不到从前的事呷酒。

她出乎意料的热情。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了。我想念她,却在她坦然面对我的时候我想逃跑。

我心中一股悲哀,不知道是自己还在执着什么的悲哀,还是对她绝情的一刀两断感到藕断丝连的疼痛。

然后我做了陌生人。矫情点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知道她。特别知道。

情感史是和我一样曾经被抛弃过,分手原因也是因为对方开始冷淡起来而且意见经常相左,和曲奇认识是在她初二的时候,挑食,有胃病还不爱吃早餐,因为时间来不及,愿意用睡觉的时间换早餐,喜欢数学课画画因为特别有灵感,身旁一对女孩子同桌曾经炫了她一脸被画成漫画保留下来了,画风受到了灼眼的夏娜的形象,最开始用的画材是樱花水彩,板绘喜欢把板子放在笔记本电脑上画,家庭关系不和睦,和千屈是同学对千屈的想法也有很多。喜欢少爷画的特别多,家里黑执事单行本也很多,最喜欢的孩子是大钊,有一年开学前在贴吧画了擦边球大钊捆绑。几乎所有她上传的图我都存过,只是那年手机换了几千张图片也没了。好在qq空间还存了半点。还有很多不想再提。

看了那么多人在她眼前,她最喜欢的大概是黄瓜或者曲奇,黄瓜可爱又很乖,曲奇是老朋友了也和她很多话题。总而言之不是我,我却是最喜欢她的人。

我记得中元节大家要讲鬼故事我害怕,于是她画了小人告诉我我很可爱,我很乖,鬼只会给我盖上被子然后离开。我已经忘记那是什么心情了只是说到这里我的心又开始怦怦跳起来了,与现在的恋爱心情无关。

我点图也总是会偏向我,喜欢沙耶加就画沙耶加,喜欢铃就画了很多铃,我在外面吃饭她给我直播画我的人设。再画她的,只有我们两个,深夜一点,从餐厅到回家,她才关了直播和我说晚安。

我也记得我第一次为了人在贴吧和人争论起来,因为对方很ky说原创角色像××

她在的地方我也要去,从看不顺眼到千依百顺的跟从。

印象最深的就是开学前一天凌晨一两点她说胃和心脏都痛起来了,然后销声匿迹。

我找她找到早上六点。

甚至找到旧手机好不容易从很久很久的聊天记录里翻出电话,打过去却发现是个中年男人,他告诉我我打错了。我怕极了。好在第二天她说她只是睡着了,并不是出事了。

诸如此类,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到如今这个地步了。她发她的负能,我不能去底下安慰,她转发高兴的事情,我也不能点赞,看她和别人互动,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再加回来了呢?

加回来并没有让我们和好如初,只是让我心死的更加坚决而已。真尴尬。

曾经那位因为我的离去发长文骂我的朋友也不在她身旁了,我不必再争风吃醋,却还是心有芥蒂。我知道我删掉大家的行为很过分,可她是真有那么在乎我吗?还是只是因为自尊受了挫,或者是为了更好的站在她身边来攻击我呢?我小心眼,也只想想。

我想现在的我是真的变成以前最讨厌的人了。要是以前的我看到我这种样子软绵绵的打过来我也心甘情愿啊。我现在是真的无法做到以前那种活在小窗,特别热情特别执着,夸张点赴汤蹈火的为朋友献身,伤了好不容易回来的老朋友,也伤了结识不久的新朋友。我不需要任何的自责也不需要任何的因我而起的负面情绪,不只是我带给人的伤害,还有因为我被伤害而同时被伤害到的你们的心。看得我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家了,就当你老家哪个眼熟的人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吧,祝我好梦,谢谢你,祝你好梦,别自责了。我回复的话越来越少,心也越来越冷淡了,感谢诸位的喜欢,也感谢大家对我付出的心情。在这样讨厌的我之前的我要道谢,我变成你们不喜欢的人或者讨厌的人之后,请放心大胆的离开吧。我没法回应期待,所以也希望没有什么期待,谢谢

评论(3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