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好想揉skipper的胸肌(……)

不是美少年的凯莱性转幻想警告(!)

场景警告

(1)
性冷淡一样的莱纳的腰被凯利的手握住,军服底下毫无温暖的冷冰冰的身体和凯利沁着汗的手心。

更衣室的空气安静极了,莱纳抿着唇,忍住一拳干倒对方的冲动,强压下怒气,平静地开口。

“凯利上将。”

近乎恐怖的警告。

凯利眼角抽搐了下,继续用那双带着薄薄的茧的手在莱纳的皮肤上摩挲游移,指尖甚至狡猾地用了些力,让指甲在他苍白的身体上跳动,像刚刚燃起的火焰。

凯利的手灵活极了。

他一出生便是军人家庭里的小少爷,嚣张狂妄,因为糟糕的性格树了不少敌人。

身为家族里唯一一个拥有正统血液的继承者,又凭着家里人的宠爱卖乖,他越发无所忌惮起来,尤其是进了学院做指导官之后。

凯利很擅长拉大提琴,可擅长也不至于对大提琴多温柔,然而此刻,他却是十分缓慢地,全心全意地对待莱纳的腰部。

大抵可以说明擅长与喜爱的区别,然而莱纳并不全盘接受,他一手抓住了凯利胡来的手,转过身黑着脸,语气不善:“我以为上将知道我叫你是什么意思。”

他停下专注的眼神,碧蓝的眼珠一转,眉毛一挑带动眼尾也翘起来,像只狡猾的狐狸。

“难道不是喜欢我才叫我的么,嗯?”


(2)

今天的凯利上将反常地没有叼着糖代替香烟。

上他的课时许多人都发现了,低着头窃窃私语。

莱纳也注意到了,可他并不特意关注这些,直到他被压到驾驶舱里,舱门半掩,难以遮挡他们之间暧昧的姿势。

莱纳奋力挣扎,却让凯利凭着花样死死按在墙上。

“你竟然没有注意到我今天没吃糖。”

他一字一句,极其认真。

莱纳压低眉毛,高昂起头,“这是什么鬼问题?”

“如果你不带你头上那娘气的发卡,我大概要高兴死了。”

莱纳脸色一变,凯利连忙补救:“虽然这玩意儿你带还挺好看。”

“知道为什么本少爷不吃糖了么?”

“……”

“因为,”

凯利还没说完,便忍不住红着脸笑起来,嘴唇慢慢靠近他的耳后。

“你勉强可以代替糖。”

意识到上将又耍流氓以后的莱纳终于不再压制他的愤怒,利落的扛起上将,扔了出去。

“莱纳自知做了错事,去领罚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