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口气把这些沙雕东西全删了,尴尬到脸红。

大家请随意,我尖叫很带劲的,感叹号狂魔。

我是灯。

【月清】啊

云风清觉得很奇怪,总有誓言拙劣地让人发笑,偏偏会有姑娘信了,抱着他们的手臂深情道,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他躺在草地上,还湿着的泥土融进他的伤口,他被孤零零地抛下,看着即将散开的乌青色的云,看着太阳金色的光芒避开云层投射下来,它们在树叶野草上荡着,又跳进溪水里随着水流远行。

原来不会有人总愿意当个坏人的。

他莫名其妙地得出这点,身体虚弱到只能闭着眼睛感受生命的流逝。

身体从未这样地痛,他动一下就仿佛有人憎恶地撕扯的四肢,他的意识。

什么也想不出,什么也不愿想,太阳光强烈到隔着眼皮也灼伤他的眼球的地步,云风清控制不住的眼泪顺着眼角滑入他的乌发里。

我是云家的少爷,他哭,原来我也曾是少爷的。

现在这幅狼狈模样,又有哪点配的上云家贵子的名号呢。

他眼前昏暗,脑中却有声音浮现,熟悉的声音宛如一条吐着信子的蛇,冰凉的身体攀爬上他的脖子,在他耳畔轻轻地吐息。

那条蛇半睁着猩红的眼,暧昧的湿气喷在他的颈旁。

“我只有你一个。”

云风清惨笑起来,手指下意识地想要来捉住蛇的身体。

捉不住。

他就像蛇,或者蛇就像他一样,云风清都无法好好捉在手心里。

长剑没入胸膛,他第一反应竟以为还有这一把红色的长剑陪他殉葬,不亏,不亏。

他看着把剑的人神色似是冷淡似是可惜。

云风清悲哀地想,他是否也有犹豫和后悔呢。哪怕一瞬间也好。

直到连剑也抽出,血液四溅,他重重摔倒在地,又听见长靴踏走,鸟鸣声逐渐响起,他才想起为什么有人爱听谎话。

“因为谎话好听,因为谎话讨人高兴,小少爷这也不懂吗?”

“我知道,可我偏不爱谎话,我只求真心。”

“那么我不会骗你。”李明月弄着他的头发,低下头,“我给你真心。”

一颗置我于死地的真心,云风清合眼,真真是天下最坏的人了。

对我而言。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