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喔

非常喜欢亲友,承包她们了


也很喜欢最初支持我的人们


童年战士,欢迎来磕!!!!!


守护甜心all梦/几梦

虹七all莎教/虹蓝,莎蓝莎,奔莎

魔圆沙耶加/红蓝

凹凸世界/莱娜



童年/少女漫心头爱

上面是我的女神,地位远超男性角色。

☆时间长久的就越是厨力满满,喜欢程度和我看番历史时间成正比

【凯莱】掺水酒

我很久没有见到凯莉了。甚是想念她。

人果然只有在异地他乡的时候,才会想起故土的颜色和温度。

我不久前去了一趟居酒屋,暖黄色的灯光暧昧了视线,好友紫堂幻坐在吧台前朝我挥手,我向他示意地一笑,取了外套挂在门口的树形衣架上,朝他走去。

高脚木椅在地板上吱吱啦啦地响,紫堂幻帮我拖开了椅子。我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侍应生放了一杯凉白开在桌上。

“谢谢。”

我接过了杯子,紫堂开始讲述他的近况。我一边听,一边看着玻璃折射出的光芒。

“……莱娜也在日本,你知道吗?”

他说了很多,猝不及防的接了这一句。

杯子里的水荡漾一下,随后归于平静。

“是吗?不知道,我记得她进修的是音乐吗?”

“不,不是,原本是的,”紫堂幻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用食指轻轻扶正镜框,“她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改做美术系了。”

“噢……好吧,可能是人家忽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蒙娜丽莎呢——?”

我们相视一笑。

紫堂幻又叹了口气,说,“莱娜好像变了。”

我撑着头,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是吧?人总是要变的,你看,”我勾起笑容,“我曾经也想做个英雄呢。”

紫堂幻笑,语气略带轻松地提起:“我也曾喜欢蒙娜丽莎呢。”

“对的,你看,我们根本没必要去在意这些。哦!莱娜变了,我还没问你哪里变了?”

“是不是变得更漂亮了?我记得她那栋楼从来不缺喜欢她的人。”

紫堂幻犹豫了一下,指指自己的发尾,“你看,这里,上次见到她时,她发尾的颜色变了,变黑了,变蓝了……?大概是这样。”

我大笑起来,“女孩子的头发变了也算变了吗?或许她只是像凯莉一样,把头发染回来呢?不过我觉得,她红色的头发挺好看的!”

他不说话了,学着我的样子用手触着冰凉的杯壁,然后开始发呆。

我用肩膀撞他的肩膀,挑挑眉毛,笑道,“对莱娜这么上心啊?你是不是——嗯?”

我狡猾地不点破这份暧昧,准备看他迅速发红的脸。

紫堂眉头紧皱着,忽地转头对上我的眼睛。

“那你知不知道,她眼睛的颜色好像也变了……?”

我愣住了,支吾着,“是美瞳吧?我听过这个词,凯莉带美瞳的时候老是说疼呢。”

紫堂幻急切的眼神淡了几分,低下头,似乎是在想什么。

我举起杯子主动凑向他的手腕,“问我这么多,累不累啊?”

紫堂幻也举起杯子,两只杯子碰撞在一起发生略微尖锐的声音。

“凯莉联系过你吗?”

他摇摇头,“没有的。”

我将水一饮而尽,“好吧,我可真想她。日本现在只有我们三个大学的人吗?”

紫堂幻望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太阳,轻轻嗯了声。

我叫侍应生添杯酒。

居酒屋又静了。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