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喜欢的事。

非常偏激。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偏激金厨。

不喜欢我的886,喜欢我的你就潜水吧反正我也不知道你。


粉丝是什么?当然是有人炫耀的摆设啊。

我就从不显摆因为我没有粉丝。

你当我人渣也好傻逼也罢,我想干嘛干嘛。


【十六傻逼,迟早把你石榴树烧光】

【砍了也行】

看到我一定要催我写稿子啊同志们!!!我要把几个月前悠闲快活的自己的手剁了!!!!!一定要催我啊呜呜呜呜呜😭

————————
只要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就能坚持下去。


叫我阿灯,不要灯太灯老师太太,我是普通人,也不用尊称称呼。比起粉丝更缺朋友。

很凶!!!绑画是沐弦小公主呀!!!!!!她可爱!!!


就算我重复一千遍喜欢你,你也会说,抱歉。

老套梗

想看和小玉青梅竹马的西木,从幼儿园到大学,父母也见过了,一直隐藏恶魔的身份,直到有一天被小玉看到遮挡房檐的黑色巨大的翅膀长在她小男友的身后啊。

还有甜甜甜:

翅膀护着后面的小玉换衣服,翅膀受伤小玉靠感觉疗伤,就算不乐意也起床了的西木提着小玉去上班,受伤的西木趴在小玉警长的背上耍赖调笑,拍照时躲在她身后张开翅膀——“小玉,你看你要飞啦。”

pom,成历,mlp

一到放假就会引诱我的三个坑

冷圈的好处就是我随便一翻就能看到有人转了好友的图片并且一言不发,原评论里冷冷清清,有人看到了图片在底下赞美,多亏我也入了萌了,不然她大概一直不知道不止那几个人喜欢吧。实名难过我也难过,明明自己不愿别人转载自己的,要被尊重,为什么不尊重一下被转的人呢,不爱回复的人联系起来很费力,但愿彼此理解。

被老多拉下网王的大坑,现在听着小王子欢快又治愈的歌声感觉自己随时要晕倒了,幸福!!!!!!!幸福!!!!!!!!灰灰灰~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晚上发出不同的笑声fufufufufu呼呼呼呼呼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红蓝

若光明太盛,那背后定是无尽的深渊。就好像人的善,背后也有藏污纳垢的私心才凸显可贵。

“要是没有救人就好了。”

她将长剑重重插入怪物的心脏,又从披风下召唤出更多的西洋剑,报复似地一次又一次的双手举剑劈向黑暗。

她甚至看不清底下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随着意识不断地挥剑,落下,再举剑。

不重要了,什么也不重要了。

往事一件又一件地浮上来,她想着音乐厅里相遇的闪光灯下闭目凝神的少年,想到医院里哀戚的,没有未来的夕阳,耳畔又响起好友温柔又残忍的声音。

“我要去告白了。”

最后一束情感的寄托也被风卷进池塘里,像无意落下的叶,飘飘沉沉最后陷于淤泥。

“奇迹和魔法都是存在的!”

她想起自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对少年说出的话,心里后知后觉地一阵苦涩,魔法不是免费,奇迹也是有代价的。

我到底是要成为正义,还是成为他心中正义的人呢?

她不愿细想。

地狱的哀歌还残有余音,扭曲的面孔被刀剑撕裂得血肉模糊,光像是坏掉的灯泡在疯狂的世界里倏地闪烁拉长,将正义的影子纠缠在她身后挣扎的怪物之中,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她像是被魔鬼缠绕着脚腕,顺着小腿,顺着大腿,一直缠绕到胸口,白色的披风被欲望撕裂,她虚张着口,平静地吐出气息,温热不消一刻又被无尽的寒冷吞噬。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和那些怪物没有任何区别。

直到夕阳逐渐现出,高楼也出场,才将她脱离肉体的灵魂带回了一点。这才是现实啊,她抬头看了一眼高楼之上,云包裹着天空看不清里面的混沌,也不知道究竟是否风雨欲来。

总有人分不清的,她一根一根地收回僵硬的手指,放松又蜷紧,最后将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之中。

不痛啊,她悲哀又欢快地想。


不痛啊,她落下泪,鱼尾大幅度地掠过结界,扫走喧嚣的拉着小提琴的小人们,海水通过裂缝沉没她的天地,暗无天日。

不知不觉间什么也看不见了,她摆动着身上的盔甲,只摇头。

找不到粉色的故交,也寻不到金色的前辈。

不能去奢望了,她绝望中忽然有一丝解脱,已经是这样的人生了。

她干脆放轻松了身体,随着怪物一起堕落。


梦里听见有人叫她,她回头,灯火阑珊处,是笑着的杏子。

“苹果,要吃吗?”

她竖起眉毛,刚要故作生气,却还是忍不住噗嗤一笑,跑过去接住她的苹果。

“要吃。”

水浪里,她看见同样沉入深海的红发少女,安心地闭眼睡去。

我:铃铃的新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来看求你了她超可爱她真的超可爱啊啊我永远爱她不准看电视剧了过来看她!!!

妹:?铃铃?是不是那个恶之王女?啊,来了!!

我:???????几年前给你看的你还记得啊????!!!!她超好!!!!!

妹:(轻描淡写的)嗯。

前天买了雪糕,我叼着快吃完的雪糕,闲聊:你记不记得小马宝莉啊??pinkie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以前电视上放的那个!!!!!!为什么那么可爱呢?????呜呜呜呜!!!!

妹:(思考)哦——看过呀(拆雪糕袋子)是不是小马国?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柔柔!

我:(尴尬地)呃…嗯,以前最喜欢柔柔,现在最喜欢pibkie,呃(一笔带过)都喜欢!!!只不过最喜欢…!!!

前两天熬夜和妹妹看马达加斯加的企鹅2014年大电影

我:(手舞足蹈给她认企鹅)啊!!!!skipper老公他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这个是卡哇伊这个是凉快还有菜鸟!!!!啊!!!凉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啊啊啊

妹:(瞥我一眼)嗯,可爱。

我:你好敷衍啊!!!真诚一点!!!帅不帅!!可不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点声!!!!!

妹:可爱!!!(噗的笑了,声音小起来)帅!

刚才打开成龙历险记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他们好配啊天啊叔侄情敌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知道西木吗天空的恶魔那集好可爱喔呜呜呜呜

妹:记得!是不是他的尾巴?!

我:?!!??!你知道???

妹:(自豪地)看过!(然后给我讲了一遍)

我幸福地打开,幸福地指出我的cp滤镜下的小细节

然后和她刷了好多铃铃的歌和萌的东西😭😭😭😭感觉更爱他们了😭😭😭😭

“平筠!平筠!我饿啦!快点儿的端菜端菜!!”

“平筠,警告你啊,竟然这么对你哥说话,不要命啦?再让我多喊一次剁你手啊!笨蛋!叠衣服去!”

“呵!我是你哥哥!有什么叫不得的?走走走!一说去看漂亮姑娘家就抱怨,你当我听不见呐?哥哥耳朵好着!带银子,我们找你茵茵姐玩去!”

……

“平筠,我衣服呢!…”

“哥,你是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啊?”平筠憋住气,脸颊鼓起来,凤译也笑起来,走过去拍了一把他的脸,又掐了掐,“疯小子,哥哥请你吃多少好吃的了?”

“平筠你不记得每天晚上谁像鬼一样的起来给我叫"哥哥我饿了"?”

“哥哥我饿啦!哥哥我又饿啦!哥哥我没吃饱!”

凤译大笑,夺过他手里的底衬,转身挥了挥手,“洗澡去了!”

平筠扁嘴,趴回席子上,百无聊赖地摇起蒲扇。

“哎,平筠。”凤溪叫了声,“你哥作业写没?明天先生要查呢?”

平筠坐起身,去找他乱扔的纸墨,“……肯定……”

“哎?平筠,你哥没走远呢,和你凤溪哥哥说什么说什么呢?说坏话被我捉到了啊,零用钱减了!”

平筠委屈地看了一眼凤溪,凤溪呵呵地笑起来,一拍他的肩,“太惨了。”

!!!!!脑!!!三人组!!!平筠岁数最小!凤溪大他两岁,凤译大他三岁。

平筠:狂吃不胖,被凤译领回家的舅舅的独生儿子,对于饥饿感最为恐惧,年龄很小,胆子挺大,啥都会做,总是学堂里的第一名,回家后照顾哥哥凤译。为哥哥而狂,为哥哥而傲,是哥哥的小跟屁虫,为此哥哥头疼了好久。很听话。

“求求你自己走自己的路,走快点,别跟我后面好不好,感觉你像个变态一样跟踪我。”

“……好。”

走了几十米发现还是被跟着。

“……我严肃地问你,我刚刚是在对牛弹琴吗?”

“哥哥不会弹琴”(抬头认真地)

“滚滚滚你不会走路了啊?求求你自己走!!!”

凤译:

因为不够力量所以在小时候受过欺负,想要保护他人却发现仍然不被喜欢后就随意了,说话很不好听很直,有些别扭,说不出我爱你我喜欢你的话,接近你总是抱怨你却不愿意离开大概就是他表达喜欢的方式,特别喜欢的就保持距离。是平筠的表哥,对于平筠莫名其妙的对同龄人的傲气很不舒服,很霸道,希望有一个人永远别骗他所以从小培养平筠对他说实话。

“谁都能骗哥,你不能啊。啊不是,别人也不能骗我!”

“一定和我讲实话啊?到底喜不喜欢(这家面馆)?”

“是能吃还是非常好吃???”

平筠:……???????

“能吃。”

“噢,垃圾,下回我们不去吃了。好,上学去!”

平筠:???????

凤溪:凤译竹马,不是亲生兄弟,名字却很像。关系大概是朋友中最好的。家境优越,出手大方,看起来很正经其实很爱玩,经常花老爹的钱包酒楼吃饭,人缘很好。交际中心,所以被凤译用一种复杂的心情对待着,大概就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却不是你的最好的。对朋友家人很有依赖性,对平筠乖乖听凤译话很感兴趣,因为他没有。宠坏的贵公子,很少去凤译家,从小的家庭教育是不要去普通孩子家,被凤译认为是被嫌弃了,大概从这里两人关系开始转折。一般来说还是关系好!!

小时候叫凤译“小译哥哥”,长大后却直呼“小译”了,让凤译(憋在心里的)非常不舒服。

“小译哥哥——我们去酒楼吃饭好不好,糯米糕真的好好吃!!”

“小译哥哥,我请你吃冰荔枝吧,可好吃了?”

“小译哥哥,我娘亲说我们可以去江边骑马了!你骑骑我的白马!!”

长大后的三人在酒楼放肆吃:

凤译捧着米酒给平筠斟一小杯,“米酒!!!好喝!!快!!!尝尝你哥的品味!!好喝吧?!!好喝!!”

平筠抿了一口,皱眉:“好酸。”

凤译翻了个白眼,“没眼光。”

他双手捧住酒壶一饮而尽,偷偷也皱了眉,“……哼。”

“没眼光!”他恶狠狠地重复一遍,瞪向平筠的眼神更加凶狠。

平筠别开眼睛,心道我说的是实话。

他看见凤译的木筷粘起一块贝壳,又乐呵呵地看向他:“吃过没?可好吃啦!”

他挣扎着将脖子往后挪,却见筷子已经伸近,只好咬下一口。“没吃过,贝壳肉吗?”

“花甲。”凤译熟练地从壳内捡出一块又一小块的肉,蘸了油碟给他送进碗里,“好吃吧?蒜蓉的更好吃。”

平筠点点头,又凑近咬住他的筷子,却没料到凤译手腕一甩,骂道:“真是属狗的吧,自己吃,多大了啊?要不要脸了?”

平筠只好举起筷子对准自己的碗,沉默地吃起来,期间哥哥又给他喂了几次,他心里嘀咕,到底谁要喂他的啊?什么要不要脸的。

凤溪忙着招呼上菜,一回头看见凤译高高举起花甲,往盘子里一甩,那合拢的壳便开了,木筷在壳里与辣椒缠绵,他一甩菜单,也懒得点了,趴着等凤译给他也夹两筷子菜,谁知那筷子只向平筠碗里奔去。

他有些伤心,只叫了声哥哥。

凤译扭头,脸红通通地,疑惑地盯着他,“咋了?”

他一惊,咳嗽两声,“你还吃不吃汤了?”

凤译点点头,手里没停下,往凤溪碗里放了些,笑起来,“给。”

“啊,我刚是不是点头了?不吃不吃!!汤腻!”

“哥——可是我想喝。”

“…!!!臭小子!!”

“别给他点!当真是饭桶了吧?!”

“嗯。”凤溪轻声应了句,又状似无意地提起,“小译哥哥酒喝急了,醉了没?”

“没,我清醒着呢,连这讨厌鬼吃了多少鸡腿都记得!”他指了指右边的平筠,平筠偷偷做了个鬼脸,没有被发现。

“噢……可是哥哥脸红了。”

平筠:……

凤溪:……

“嗯?为什么气氛怪怪的?平筠你不吃了?你敢浪费我给你夹的菜?还有你凤溪哥哥的钱???”

平筠这顿饭吃的好艰难,痛苦地咽下一口白饭。

“不敢不敢,哥哥你们继续。”




不会永远活在过去。

如果嘴角不扬高一点的话,起码眼睛要亮晶晶的吧♢

我多想安利妹妹我萌的bg,然而总是被无情拒绝,想了想可能还是因为,我看漫画的时候起起伏伏上上下下飘飘呼呼的嘴角,和诡异的窃笑给她产生了距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