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简介!!!!!我是松野丽华!!!
是阿灯!!!
退休养老。
oo吸大使!!!
废话很多!!!!!闲聊派老人(抽泣
爱太太们😭太太你们最棒!!
——————————
初恋瑞金!
热恋嘉金!!!
结婚对象是嘉瑞金!!!!!
金受个人产粮(爱好)顺序大概是:
嘉金>瑞金>卡金=金瑞=金嘉
主要还是看什么粮吃得多就想产什么😭
——————————
金攻ok,瑞受也ok
除金嘉外基本不接受其他嘉受
——————————
all莱娜all
金莱瑞莱银莱凯莱鬼莱双莱完全no破本
————————
过激铃厨,双子厨。

美树沙耶加大好,红蓝大好。

莱娜及以上是三女神😭
——————
普独!!!普独大好啊啊啊啊😭只萌他们!!!是独厨!!
——————
alloso党!!!长兄赛高!!!马鹿好好好!!!😭

“有时候真讨厌自己不能长出尾巴或者得上花吐症。”

“两者其一,任选我都很高兴。”

“我巴不得对你摇着尾巴说喜欢,”

“花吐症也好,我喜欢你,无药可救,听起来是不是很浪漫呀?”

“就算真的死掉也没关系——死了都要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底闪着光。

猛地想起一个问题

最开始画画只是为了画着自己爽,满足脑洞和审美,自娱自乐干嘛在乎别人????

所以说画手热度高而不平的文手实际上只是因为自己看不惯吧……嫉妒的对象是不是搞错了啊???

写文难道不是灵光一闪写出来自己爽,为了脑袋通畅的快感吗??打出来只是为了分享脑洞而已,那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想?你的脑洞总有人喜欢有人不太吃而已,哪和你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忽然就想通了。

我的脑壳好痛

为了写一下想法换成简体了

为毛今天首页全是画手文手你累我累谁更累的啊

两个都累好不好?????

求大家别有偏见了,画手吃香是真滴,但是写的好的吃香也是真滴!!!!!!!!!!!!(像我这样什么都半吊子不行的就是假滴(痛哭))

像我这样一篇疯狂舔画手的图,为文手太太们的文痛哭流涕不好吗?????

——————————

事到如今再说我是画手,虽然听起来很搞笑但是我真的是画手(痛哭(不要问我为什么总是痛哭,因为刺豚里全是海水得吐出来才行)

画画好难哦,像我这种进步很慢的,中间还走了歪路,还天天瓶颈(就是什么也画不出来,想画不想画都画不出来。

我××(……不是骂人是码)以前画画就一个瓶颈可以难受一个月,连带着心情都暴躁了一个月,她至今lof只有一张图,也没打tag,平常就是扣扣存图,自己隐藏自己的神😭😭😭,我看见她因为一张画琢磨很久很久,最后画不出来整张图都弃了。看见黑历史就撕,哪怕刚画不久的只要看着不顺眼就撕了,那种付出全部心血结果换来失败的感觉真的很……了。

虽然她画什么我都觉得好好看疯狂吹(。

这大概就是境界不同,越厉害要求越高,对自己严苛让自己痛苦

大概在她心里大家跟她玩都是因为她画画好看才跟她玩的,我有偷偷想过这个问题,结论是就算她画不出来了我也喜欢她想跟她玩(……)

虽然最初大家都是被画吸引来的

但是希望大家都能去理解一下画画有多难(自己每天画一下就知道了,进步到底多难),画手成功难道是生下来就画的好看吗????

你以为别人有的只是天赋吗?????????

觉得别人有天赋就行了的人我很瞧不起,就好像绘画视频里总有说,啊是美术生啊怪不得呢原来学过了,怎么滴?!你学也能学成这样吗????自己还没有努力就否定别人的努力可以说非常666了

——————

写东西也好难哦,又要情节要逻辑要文笔还要脑洞,不活算了(跳楼)(我没资格说这话,我还不够格呢
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努力得来的,和画画一样要积累……呕(气吐)

热度强求不来管他做什么?是不是没热度不能活了,那就来做现充吧(你)

图比文更直观的确👍文手热度低解决方法就是:

文手努力加油拼命写拼命积累(有目的性锻炼),大家戳进文的时候尽量看完,好的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坏的就委婉的提提意见

文手看见长评当然高兴啦,就算组织不好语言也能感受到心意就行啦,call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的虽然表现了你的激动但是听多了就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让你们喜欢啦,空闲时候多评论两句话解决了👍

(这么说听起来读者好累哦(不是强求但是这样能帮助太太们有动力啊😭

(而且能勾搭到太太

(比如一六年八月的我有一天晚上刷长兄松的文,猛地被萌到了,然后翻完了太太所有文,全部评论了,语气肥肠非常激动,极其痴汉仿佛中了五百万😭(真的好幸福的(后来跟太太熟了还要到了扣扣呜呜呜呜呜呜呜她就是我可爱的里香!!!!

————————

画手热度高我觉得没毛病啊……你看看我的画什么时候热度高了(

只能说自己技术不过关,你要画的好你热度也高,凹凸目前算是热坑,你看像我这样的都还有粉(……

所以不存在什么你写的好却不火的事情,写的好自然会被赏识啊(目前热坑来说,人多tag数量多,基本都会有人看到)

你咋不瞧瞧我们右独圈(痛哭流涕)

独受本来就很冷,普独已经算热门了(太惨了),你看看我们,all独大旗全由××太太(太丢人了身为粉不知道太太名字,好像是拉斐??求不要开除粉籍😭😭😭)坚守右独岗位多年,我去年暴哭跪地升天的评论一番,一篇文看八遍不腻,今年又重温了几遍,再去评论,看见她仍然高质量高数量当时就想跪下说谢谢😭😭

很想告诉所有人她超级棒但是又害怕别人发现她的好(自私行为

一篇文就一点点的热度……真的是一点点……让我难受死了😭😭😭

————————

关爱文手关爱画手从我做起从人人做起

不要ky说谁比谁厉害,谁比谁辛苦,咋滴卖包子的能跟卖饺子的比味道吗????

臥槽見識了

原來除了半夜推美食的糯米,竟然還有半夜推恐怖詭異故事的幺幺!!!!淦!!!!

看著滿屏的美食陷入沉思

萬萬沒有想到是糯米天喜😭

一天完啦!

下午七點出發,從十裏鋪(住的地方)到鼓樓鍾樓去啦,很輝煌,十一點在街上走也是燈火通明,好看。

街市非常熱鬧,人聲鼎沸XD說起來西安的人真的好多好多,街上完全不能騎車呀,一個車輪滾過去就撞到人了啊!

地下通道很大很多,跟迷宮一樣,全是人啊😭😭好擠也好熱,沒有空調!!!!(其實有,在出口那裏,不過也不涼快)

物價好貴,一根串十塊……!吃不起吃不起😭

西安回民很多。

特色是肉夾饃,羊肉泡饃,涼皮

這裏的臊子面不好吃的,涼皮好好吃,肉夾饃九塊一個裏面全是肥肉哇😭

人真的好多!!!!!!!!

二十分鍾的路可以走一個小時的!!!!

帶路的爺爺說西安的特點就是沒有死胡同,走哪裏都會出來的。

回來路上玩手機,然後猛地回頭,果然是一個穿lo裙的小姐姐,粉紅色的,背面看有點像雛莓(形容很差的我

剛來的時候印象很好,因為很涼快。晚上出去人又超級超級多,街上滿滿都是!!!!!!熱死我了

長條的泡芙不好吃……因為我不喜歡裏面滿滿的奶油

店裏賣的蔓越莓曲奇也……一般

那個檸檬西瓜蘋果百香果獼猴桃還有和綠茶一起榨的飲料好酸……喝久還行,第一口簡直一言難盡……杯子好看的

勉強做了一個現充(?????)

其實我要是和人講了腦洞就不敢寫文了(痛哭)

腦洞是十分,寫出來的只有可憐的一兩分而已,就是很怕這個落差啊啊啊啊啊啊啊😭

【活動】成癮(含單戀要素)

——cp:嘉→金→瑞,打all金tag可以嗎我不太知道,注意避雷。
——主題,“燒烤”。淦,我好像偏題了。(痛哭)
——一小時極限,ooc與私設與崩壞齊飛。
——沒有來得及修文,有雷德祖瑪出場,雷德視角。
—— @三水一金

——————————
嘉德羅斯最近受邀的次數多了起來,雷德總是在加班的夜晚找不到他人來訴苦。

嘉德羅斯究竟為什麼天天都被邀了?

雷德得不到對方的回答,只有在公司十米開外的小攤上咬著软烂的洋芋,一邊提著鋼筆在公司文件上隨意地簽下了名。

口裏還含糊不清地重複今天第五次提問。

“我本來約老大一起吃宵夜,順便讓他簽字的,我一個人簽字才不夠格決定的。”

蒙特祖瑪點點頭,撐著腦袋望向城市裏還未沉睡的霓虹燈,那些斑斕的色彩在夜色里群魔乱舞。

雷德看出她的沮喪,將一旁裝飾精緻的杯子推过去,杯壁上泛著寒氣的水滴,“吃吧,明天再說。”

蒙特祖瑪接過了杯子,拆了勺子的包裝,開始小口嘗起了冰沙。

西装口袋里的手機嗡嗡震動起來,蒙特祖瑪抬起頭,卻被雷德示意慢慢吃。

“馬上就回來啦。”

他轉身,向著小攤的另一頭跑去,直到離祖瑪有了些距離,他才按下接听键,那邊的聲音在耳畔炸響,雷德移開手機,小聲說怎麽了老大?

嘉德羅斯在那頭的聲音很是沙啞,夾雜著誰高昂的歌聲,和時不時的啜泣,又或者是大笑。

嘉德羅斯說讓他來接人,雷德有些猶豫,老大你在哪兒?

許是聲音太大,手機對面嘉德羅斯的聲音被另一個年輕而活潑的聲音取代。

“哇——我們在天堂——天堂!”

嘉德羅斯在後面不耐煩的吼,公司樓下,燒烤攤。

電話被迅速掛掉,雷德花了一些時間去消化,卻始終有些懵。

他腦子裏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要讓祖瑪知道嘉德羅斯在這,而燒烤攤和油炸癱剛好在兩頭,只要那邊的動靜稍微大點,祖瑪也能看見對面搖晃著的燈紅酒綠。以及燈紅酒綠前的燒烤攤子。

真夠麻煩的,雷德朝著目標飛奔過去。沒過多久他就看見了兩個醉醺醺的金髮雙雙癱倒在油膩的長桌上,地上倒了五個啤酒瓶子,桌上一片狼藉,金抱著胳膊把頭埋進去呼呼大睡,嘉德羅斯眼睛半睁不睁也學著對方的樣子趴著。手里還捏著一串羊肉。

雷德認出來陪嘉德羅斯喝酒的人是誰,金,比嘉德羅斯還大上幾歲,性格卻沒減年輕時的爽朗,他這樣安靜睡眠的樣子還是頭一次見。

嘉德羅斯眼前一片模糊,他勉強從眼前的黑色與一點木桌的土黃色里分辨出男人的紅髮。

他晃了晃頭,反而覺得頭更加暈乎。

“雷德……?”

雷德從他手里輕輕拿過羊肉串,放在铁盘子上,又不免蹭了一手油。

嘉德羅斯沒有反抗,看著铁盘上撒滿了一片紅色的菜或者肉,迷濛著眼睛開始自說自話。

“我不喜歡吃這些,”他挺直背,指了指盤子,“聞著就想吐。”

雷德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是啊,老大從來不吃這些的。”

嘉德羅斯又俯下身用食指戳了戳那邊醉倒了,潮紅著臉的年輕酒鬼的額頭。

“這個傢伙……”

金埋著臉,皮膚的溫度格外高,那雙靈氣的眼睛合上,只露出平靜的樣子來。

嘉德羅斯像是很生氣一樣的錘向桌面,鐵盤輕輕顫動幾下,水杯里的水微微盪漾。

“那怎麽辦?難道一直讓這種毫無防備的笨蛋一個人喝酒擼串嗎?”

雷德沒去糾結前後兩句的邏輯關系,他知道醉倒了的人最難對付,也從來沒見過嘉德羅斯醉過的樣子。

嘉德羅斯說,這世上最袒露真心的話莫過於陪對方喝酒。

雷德還未問出那您幹嘛和別人喝酒,他估摸著嘉德羅斯每天都忙著和眼前這位把酒言歡。


“我喜歡你,你跟不跟我?”

雷德一驚,連忙抬起頭來。

眼前嘉德羅斯也埋著下半张脸,絲毫不在意身上的衣服有多名貴,話音剛落頭就重重沉了下去。

雷德嘆了口氣,撥響女人的電話。

“祖瑪,對不起哦,今天有點事,待會來不了了,可不可以明天把文件送過來?”

那頭乾脆利落答了好,雷德又轉頭看向金。

雷德走過去悄悄問,你怎麽辦呢?

金不為所動,雷德只好從他的外套口袋裏翻找手機找人接走。

沒有鎖屏,封面是金和另一個男人的合照,兩人看起來十幾歲光景,都裸著上身,金把帽子扣到對方頭上,然後拉開微笑。

雷德一怔,他意識到不能好奇他人的隱私,迅速點開通訊錄,唯恐再看見什麼。

联系人里的第一條是格瑞,雷德默默背了一遍拼音表,怎麼看G也不是第一位。

他屏住呼吸,像是無意間發現了什麼一般,最終還是撥通了對方的電話。

那頭清冷的聲音還帶著未清醒的睡意,“什麼……金?”

而一旁的金迅速跳了起來,下意識地撲過去按了屏幕上的掛斷。

雷德反應不過來,等意識到的時候金已經撐著手臂顫抖著望著他,眼裏凝結著薄薄的水霧。

雷德頗有些窘迫,能言善道的他此時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結結巴巴地道,“你醒了啊,那,能夠自己回家了嗎?”

話音未落金便脫力般地再度坐在了椅子上,徹底將自己與世界隔離。

“我自己回去,你別和格瑞說,你別和格瑞說。”

雷德啞口無言,扶起嘉德羅斯的胳膊,遞給金一個保重的眼神,歪歪扭扭地往馬路上走。

的士如約而至,雷德打開副駕的門,把嘉德羅斯推了進去。

睡熟的嘉德羅斯也格外安靜,混世魔王此刻像是沉睡的獅子,雷德給他扣好了安全帶。

他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橙黃色的路灯下,金的模樣被模糊了,雷德只有看見小攤的老闆娘收著拉開的布簾。

他長嘆一聲,钻进了車裏。

司機回頭笑,先生愁什麼啊?

雷德搖下窗戶,“嘆一聲嗜酒的人。”

司機咀嚼了幾番,投向不解的眼神。

雷德報了地名,又解釋道。

“把故事當酒喝,故能醉一場。”他又補充,“可我不願意,酒是癮,不難戒。”

他抬了抬下巴,意會旁邊癱倒的嘉德羅斯。

“這種,對人上了癮,戒不掉的。”

司機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踩下油门,利落地消失在夜晚。

[凹凸世界MMD]4人的让其响彻 (安/雷/莱/鬼) UP主: 汽碾碾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296760

出道吧😭真好看,我的cp脑控制住了我,all莱all兴奋升天,一边啃着雷莱蜜汁cp感一边想着莱娜小姐姐干翻这群男人们😭日哦,这个团我好喜欢啊,好带感啊😭